這又是無可避免的廢話時間拉,撒西不理阿!
沒錯,我是被陷害上來的!
好吧,其實是自己做死,上來刷個存在感啦!
套夜的一句話,要偷偷刷存在感就是要來發文,我VERY聽話,I'M A GOOD GIRL.
最近風風雨雨,過著跟平常一樣的糜爛生活,說風風雨雨只是因為糜爛的太徹底而已…我一定要說一句話,我總是與眾不同的,所以我要先在上面公布我要陷害的名單哈哈哈哈哈!
怎麼說呢-反正貓沒點人、泠淵姊點一個人、夜點兩個人,等差數列的神抹十分美好…我就來點個三個人吧,雖然不知道會不會看到,反正第一個郁子姊、第二個極光、第三個就決定是好久不見得嵐帝!
如果你們有機會看到的話就是緣份,沒看到就是隨緣啦,別說我對你們不好啊,我的世界可是充滿著愛與幻想的!

 


 

 
01. 筆名(如果可以的話,請簡述他的由來)

其實我記的不是很清楚了,但是清楚的記得,當初部落格這個坑是嵐妹把我推下來的,我這個人嘛,怎麼說呢,特別古怪吧,就是意外的外表乖巧內心叛逆的傢伙,剛開始嵐妹一直叫我用,但我就是死都不碰,直到後來我發現自己陷下去的時候已經爬不上去了。
對,你們想的沒錯,我就是當初死拖活拉總是不下水,但是後來卻會自己踏進去,發現新大陸,再往左右兩邊游走開發…
像國一下入小說坑就是這樣,到後來我買的小說比嵐妹還多,毫無克制。
再來國二下入動漫坑,然後自己再去挖掘漫畫坑,然後再陷下去,之後還被貓推薦鋼鍊,摔進這個坑至今為止都還沒爬出來…
對,我沒一個坑是爬出來的樣子,雖然生活多樂趣,但是…我是不是甚麼書都沒讀ㄚㄚㄚㄚ(抱頭)
再來就是羽毛他高二下的時候成為ARASHI的大飯,一直要推我入坑,但我入坑入一半進了日劇坑…結果看了很多劇,發現Hey!Say!JUMP這個團體,一頭栽進去,現在成為對嵐(全團好感特別愛櫻井翔、大野智跟二宮和也)、關八(全團好感)的普通飯,HSJ(全團好感特別愛知念侑李、山田涼介、有岡大貴)的大飯,HSJ番組基本上都看過,現在我部落格上的音樂就是HSJ的歌!……等等等等,偏題了(擦汗)
恩,其實我跟嵐妹的名字一開始都不是這個名字喔,嵐妹的我就不說了,他表示這是黑歷史,我的話之前叫做葛雷尼亞,這個破名字我也不知道是怎麼想出來的,大概是隨便湊湊英文而已沒什麼特別的意思吧哈哈哈哈!
而現在的名字是跟嵐妹一起想的,我們把比較好看的自排出來自己抓自湊,就是這麼隨便!(你到底有沒有心認真回答阿!)
以上,都是我發自肺腑的真情實話。
 


02. 大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從事寫作的呢?在那之後,引發你「想繼續寫下去」的動機是什麼?

要說甚麼時候,當然是國小三年級寫作文阿!(被揍)
恩…我吧,真正動筆寫過小說的時候…其實是寫同人文,在國三上的寒假?有點忘記,但那時候是嵐妹說我們來寫個元旦賀文,就這樣寫了,完全搞不清楚狀況哈哈哈,大概我不是個專業寫手吧?
因為腦洞特別會開,但自己本身又是個特別懶的人,所以大綱寫寫就覺得自己完成了,至今為止真正完結的大概只有兩三篇,我真的好糟糕,給我寫這個東西真的對嗎!?
引發我繼續寫下去的原因是因為我的腦洞永無止境,連自己也想知道後續發展的時候就會繼續寫下去,因為大綱已經無法呈現最後會變得如何,就這樣糊里糊塗的寫下去了,最後結局出人意料之外的話那整天都會像沒吃藥一樣很亢奮!總而言之就是最後結果都不會照自己原來想像的發展下去,也是一種莫名獵奇的表現拉!
但是總是會有不明的外在因素影響寫作,所以我盡可能都不會開太長的文,畢竟射手座能懶則懶,不會給自己找麻煩的。
 


03. 覺得自己的文風是什麼樣子的?其它人又有什麼看法?

甚麼樣子嗎?很中二?給我個特定題目的話絕對會出你意料的發展,之前朋友給我出個題目她最後看到我寫出來的東西…竟然罵我日劇看太多腦洞太大!
其他人甚麼看法…基本上我寫東西很少給別人看的,基本上他們都不知道我在幹嘛,這樣比較沒有壓力阿,我朋友要是知道我在寫的話,催我搞怎麼辦??我已經看過以前常常被討債的泠淵姊的慘痛經驗啦!絕對不上當!(夠了)
 


04. 早期的文風和現在的風格落差大嗎?請簡述之間的差別。(不論是結構、文字敘述、故事走向、常寫的題材等)

怎麼說,這個東西,應該可以從我的日常隨筆看出來的,我現在完全沒膽子去看我以前寫的東西诶,以前我是比起描述更喜歡以劇本的方式為主來玩,比竟這是個可以一個人都玩得開心的玩意兒阿!而且以前我描寫不出來更替地點的感覺,也沒辦法寫出多人時的相處情形,現在可以好好描述,我還滿開心這點的。
常寫的題材一般還是玄幻為主吧,不然就是日常,然後一直走著亂來路線,本來好好的黑暗文被我寫成搞笑文,害我欠豆芽的文永遠還不了,我已經很認真地想寫黑暗了,相信我那純潔的雙眼!
好吧我現在突然覺得我要是把主角代入貓可能可以完成他(別鬧)


05. 喜歡的風格(不論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麼樣子?

喜歡的風格…懸疑加上搞笑當然是最好,可是基本上沒有這種題材的樣子,我看過最喜歡的作品莫過於護玄的因與聿案簿錄阿,我覺得我一輩子大概都寫不出來像著樣的作品吧?思路清晰、基本上沒有BUG,而且時間順序推演上是很同步進行,不會說有時間忽快忽慢的那種感覺,小說並不是漫畫,如果時間感太跳躍會讓我不舒服,但護玄讓我完全沒有這個困擾,啊啊,愛上這個神一般的作家真是太好了(膜拜)

 

06. 覺得自己最擅長寫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長什麼的話,想想在寫什麼的時候感覺鍵盤/ 筆桿要爆炸了)

毫無疑問,搞笑,不過或許只是我自己會笑的程度,畢竟自己的笑點謎一般的低,我也不清楚我寫出來的東西好不好笑,如果可以笑出來的話就好了,但如果可以毫不留情的吐槽我也會很開心的(你是抖M啊!?
在想寫什麼的時候筆桿會爆炸⋯⋯寫角色毒舌的時候,或者在寫另一方被嗆爆的時候吧,這種時候最開心了(笑)因為我可以深深體會被嗆的人的感受(大笑)所以寫起來真的超級開心!!

 

07. 最不擅長寫的又是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長什麼的話,想想在寫什麼的時候總是遇到瓶頸)

不擅長寫太正經太沈悶的文章吧,我是happy ending 主義者,人生苦悶嘛~何苦讓自家角色那麼辛苦,要是他活起來追殺我怎麼辦!話說W最近被男女主角甜到快眼瞎,沒敢再看下去,虐待單身狗啊!!我的狗眼都瞎了,還是全程甜膩的那種⋯還讓不讓人活啊??

 

08. 你寫一篇小說/ 文章需要多少時間?

這個⋯說了一定會被打死,我有很多是到現在還沒寫完的,只寫大綱,腦內補補就覺得自己寫完了。要真說認真一直寫文的話我還真沒做過,一定會被其他東西吸引走,唯一能說的就是作文寫的很快⋯我留二十分鐘可以寫的完考試的作文⋯而且成績還不會說很爛(捂臉),大概我就是需要逼的類型,但因為害怕被催稿就乾脆跟別人說:我怎麼可能會寫文這種話,阿哈哈哈哈~

 

09. 在開始動筆之前會花多少時間準備呢?

想到就會動筆了,卡文的話會去聽歌再重新思考,不過建議是絕對不能聽韓文歌,太吵會無法集中,主要還是聽日文跟英文為主(沒人問你這個),嵐妹的話已經聽到法文、愛爾蘭、芬蘭⋯踏遍歐洲各地的歌了,我完全無法阻止他(也沒人問你這個啊!)

 

10. 在創作的時候有什麼特別習慣嗎?它有沒有造成你的困擾?

沒什麼特別的習慣,大概就是聽音樂吧,詳情請參閱上一題。

 

11. 是手寫派還是打字派?創作時使用的工具是?(慣用的筆記本、筆、程序等)

基本上是打字派,但也有手寫的時候,像上課無聊偷偷拿出來寫寫寫之類的,筆跟手機都是必備的工具啦,電腦通常都是用來打日常文章的,當然日常我常常拖拖拉拉,所以會把發生什麼事的關鍵字記在手機裡面,以防忘記,這就像有些文想到什麼梗也會丟進去醬XD

 

12. 有寫草稿的習慣嗎?草稿跟正式稿的風格有落差嗎?

這個不一定呢,大綱是有時候會寫寫的,但如果直接正式來就不會有寫大綱這種事啦!
草稿跟正式稿當然有差,我覺得正式稿出來再回去看原稿⋯⋯根本不是同個作品!

 

13. 喜歡寫什麼樣的題材?

這個感覺上面有寫過了,差不多的!往上自己看囉!(超級懶)

 

14. 最喜歡的文字創作者(不論是自創、同人寫手或職業作家)是誰?他們有影響到你的文風嗎?

護玄!神一般的存在!思緒縝密出人意料,最重要的是他絕對不會做出爛尾這種事,而且必要死的角色也是能割捨,但又不會做到太徹底,恰到好處!真的,超級崇拜他的。影響吧⋯⋯多多少少會有一些些影響,但基本上還是照著自己的感覺走啦,也不怎麼會做模仿寫作這種事,覺得太麻煩(攤手)
再來就是貓,他的文真的是⋯處處戳我笑點,請再繼續虐男角,我會很開心哈哈哈哈!總覺得這種歡樂的文風是我很嚮往的啊

 

15. 你有夢想過你能當上作家,或者能從事相關的職業嗎?

沒有。這種事怎麼可能啊(大笑)就某方面我是算很現實的人,很清楚自己的斤兩,寫寫文就只是一種消遣娛樂啊!這世界千千萬萬人,很多人都寫的比我好太多。而且要是我成為作家一定是會被編輯追殺的頭號人物(抖抖抖)我太會拖稿⋯

 

16. 在文字創作上有什麼特別的經驗或回憶呢?

特別的經驗或者回憶⋯與其這麼說,不如說我以前從來沒想過要寫寫文章這種事,因為以前以為文章就跟作文差不多,沒想到還是有很大一段的差異的哈哈哈!

 

17. 那麼,你喜歡寫小說這件事嗎?或者說你對它的熱衷程度如何?

喜歡,但是苦於自己懶散而且又容易分心⋯真希望自己是個有毅力點的人類啊!

 

18. 從一開始到現在,覺得自己寫過最喜歡的文章是?請節錄一個片段。(不論自創、同人、學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歡的也可以都放上)

 

很多人說,天才是孤獨的。我不算什麼天才,卻擁有別人所沒有的天賦。
預言是個人人稱羨的能力,我所擁有的天賦並非是預言,卻是個相同性質的東西,長大了些我才知道,原來我擁有的這份天賦並不是上天賜予我的禮物,而是份詛咒。


「媽媽,你頭上有東西在發光唷!」正值五歲的柳儆大眼熠熠生輝的揮舞著小肉掌,笑得天真浪漫。

「那小儆幫我拿下來吧!」摸摸柳儆的頭,柳媽媽眼中充滿了寵溺。

畢竟是個獨子,柳儆從小到大就受到大家的關愛,父親是大財閥老闆的他簡直就是未來應該會愛情事業兩得意的人生贏家。

但命運弄人,一個人太過完美就會有不幸闖進使得完美變得不這麼完美。


剛升上小學的柳儆轉著他骨溜溜的大眼,蜷著身子躲在矮草叢中。

「登登~找到小儆了!」一把拎起柳儆,柳媽媽將他抱了個滿懷。

「阿哈哈,別、別搔我癢癢啦!」扭動著小身板,柳儆笑得氣都岔了。

「呼⋯喝⋯咳咳⋯」不一會兒,柳儆便舉手投降。微喘幾口氣後蹦起身來,抱著柳媽媽的腰耍賴道:「齁~這場不算啦,再一場、再一場就好!」

「不行不行,小儆啊,男孩子說話腰算數喔。」雙手向後托了托,她將柳儆背了起來。

「回家囉。」

「唔⋯」不甘不願的點了點頭,柳儆努努嘴沒再多沒再多說,靜靜的趴在媽媽背上,大眼彎成新月狀,小腦袋瓜不停的點著,眼看就要說著了。

忽然,他注意到媽媽頭上的數字從二位數變成了個位數。

從小,他就可以看到人們頭上閃爍的特殊符號,長大了些他才知道,那些符號叫作數字。

他很喜歡那些數字,常常在媽媽背著他時輕輕撥弄著,看著數字閃著光在空中轉動。

可是看到變成個位數的數字,他卻突然感覺到一陣不安。

3、2、1⋯⋯0。

當數字轉變為零的瞬間,柳媽媽應聲倒下。

「唔呃⋯嘶⋯好痛⋯⋯媽媽你幹嘛啦!⋯媽媽?媽媽!」毫無預警的柳儆狠狠地摔在地上,疼的他眼淚直在眼中打轉。

可當他發現媽媽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時,不安、恐懼、悲傷⋯難以言喻的情感一瞬間湧現出來,他震驚的無法流下一滴眼淚,他明白這代表著什麼——永別。

這成為他人生中最難忘、也最重大的轉捩點。

他所擁有的能力,不是禮物,而是詛咒。

 


19. 喜歡自己現在的文風嗎?希望自己的風格有什麼樣的改變?

現在的文風沒什麼不好啊,寫文這種東西不就是隨著自己的心情飄蕩嗎?如果變成自己的一種壓力,寫作就不是一種娛樂了!
變得更歡樂一點吧!我是典型的小雪兒童作家!(你快夠!)

 

20. 最後,請你點幾位有在寫作的朋友填寫這份問卷。

好的,前面雖然說過一遍,但我再說一次吧!
郁子姊、極光、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凌雪 的頭像
凌雪

隨筆.札記

凌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